6岁*童雪地玩耍时下体受伤,这个隐患*要注意!

2021-12-29 09:04:25 文章来源:网络

长沙难得遇上一场大雪

整个城市银装素裹

孩子们抵挡不住玩雪的诱惑

在雪地里尽情的撒欢

▲图源长沙气象

不过,这赏雪玩雪的过程中

大伙一定要注意雪地下暗藏的危险

近日,长沙一名六岁**童在父母的陪同下,找到一处被白雪覆盖的斜坡玩滑雪板,起初,孩子是在父母的牵引下玩耍,一家人越玩越开心,后来,**童就独自坐在滑板车上滑下斜坡,结果玩耍回家后,**童下体剧烈疼痛,家长紧急带其就**。

“当时有个坡,滑下去的时候没有太注意,因为雪比较深,可能是滑的时候撞到了埋在雪下面的小树桩了。”**童母亲告诉记者,从户外玩耍回家后,**儿因身体疼痛剧烈哭吵,她和丈夫这才发现孩子受了伤,于是急忙来到湖南省儿童**院普外一科就诊。

“小朋友送过来的时候,我们检查发现肛周有个2.5厘米长的裂伤,还在渗血。”湖南省儿童**院普外一科主治**师张甜告诉记者,**生给**童完善了各项实验室及影像学检查,经过详细评估后,手术**生给孩子在急诊全麻下实施了伤口的清创缝合术,手术顺利。

目前,**童正在住院治疗。

**生介绍,雪天儿童意外伤害明显增加,孩子亲近自然的同时,切勿忘记安全。

**生提醒:

雨雪冰冻天气,市民朋友特别是老年人和儿童尽量减少出行;

外出时,建议选择乘坐公交、地铁等公共交通工具;

走路时两脚分开、与肩同宽,像企鹅一样,这样底盘大,重心更稳;

走路时步幅宜小,身体略向前倾;

如果脚底打滑即将摔到,切记不能用身体的某一个点去支撑,可以顺着摔倒的惯**滚一圈,尽量使身体软组织多的地方着地,尽可能减少损伤。

手腕部、髋部、足部或胸腰椎是摔倒后**易致**折的部位。

摔倒后不要急于站起来,因为如果发生**折,勉强站立或是尝试行走很容易加重伤情;

腰部或颈部受伤的情况更要注意,在搬动伤者时要使身体在同一水平线上,以防损伤脊髓,导致瘫痪;

摔倒后如果出现明显外伤,如受伤部位畸形、肿痛应尽快前往附近的**院治疗。

“未经作者**,禁止转载”

记者:贺喜 编辑:月光

你“在看”我吗

来源:长沙政法频道

签下价值51万元直播带货合同,安排陈小春和网红一起带货,结果3场直播只卖出5000元,商家一纸诉状将负责直播推广的传媒公司告上法庭。

12月25日,上游**记者得知,广州市中院近日作出二审裁决,判决直播推广协议的传媒公司向原告商家返还41万余元服务费。

上游**记者从广州市中院的这份(2021)粤01民终19281号民事判决书中看到,2020年10月,某按摩器公司与某传媒公司签订一份《双11矩阵直播推广协议》,协议约定:2020年11月1日-2020年11月11日,传媒公司提供16场次直播销售推广活动,其中10场由粉丝总量大于等于1000万的达人执行,6场由其他明星达人主播在其互联网直播间执行。

在按摩器公司按约支付51.5万元的推广服务费后,传媒公司又向按摩器公司发来《双11直播更改说明》,将原来16场直播的主播执行人,改为实际安排影视明星陈小春加3名网红,时间为11月5日-11月11日,并约定服务费减少10万元。

11月5日下午,陈小春的直播由于在直播时没有在直播间上商品链接,导致仅直播几分钟按摩器公司商品就被下架。后传媒公司在当日**安排了陈小春的助理补播。上述4场直播完成后,按摩器公司的商品销售额仅5000余元。

广州市中院二审审理后认为,《双11直播更改说明》中将原合同中的16位主播变更为3位网红和陈小春,但同时说明其他合同内容不变。即《双11直播更改说明》只是减少了拟参加主播的人数,但并未将直播场次从16场变更为4场。

在实际直播执行中,主播甲、主播乙、网红丙的直播场次均为1场,陈小春直播1场后,因涉案商品没在直播间上商品链接导致下架,需要陈小春补充直播1场,但陈小春本人未能直播,而是由其助理代替陈小春补播,助理补播的效果显然不能等同于陈小春,且陈小春助理也不是原合同约定的流量主播,故应视为陈小春直播不成功。综上,传媒公司实际安排直播成功共计3场,但合同约定应直播16场,故某传媒公司严重违约。

**认定,因《双11直播更改说明》只是减少了拟参加主播的人数,其他合同条款不变,故原合同约定的ROI保证当然应继续适用。第二,按照合同约定的ROI保证,直播销售保底数额高达100万元以上,但实际直播后的销售额仅为5000元,继续履行合同由传媒公司补播3场显然已经无法实现合同目的,所以按摩器公司不再要求补播并且要求退款合理,广州市中院予以支持。

广州市中院终审判决,按摩器公司选择按照未能直播的场次比例退款合理,即传媒公司应向按摩器公司总计退还服务费418437.5元(515000元*13/16)。

1、律师提醒:签署直播协议事前事中应注意四点

“这起案件非常具有行业的典型**。”重庆一位长期为网络**提供服务的服务商戴先生告诉上游**记者:“**逻辑里有三大环节非常重要,销售、选品、供应链,一般做直播会给商家做销售托底,不然谁干呢?除了**明星主播,带货主播比拼的就是卖货能力。”戴先生指出:“**规则是以天为单位变化的,这个案件就是双方在前端的工作没做好。”

重庆渝和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小山提醒商家,签署直播带货委托协议,为了避免履行过程中产生争议应注意四点:

**,应该对直播细节进行具体的约定,比如主播、直播场次、直播**、直播方式以及直播时间,甚至直播间的布置等,让每个环节都可以有章可循;

第二,直播应达到的目标或效果,应明确约定;

第三,约定如果受托直播方没有按照约定履行,没有达到约定目的,该承担什么责任;

第四,合同履行过程中,一方的沟通意见,另一方应及时答复明确表态,以免误解。

2、**延伸:那些年“翻车”的带货明星

杨坤:卖了120万退货110万

2020年11月8日,杨坤在自己的直播间进行带货直播,这天他共售卖羽绒服、面膜等40样产品。商家给出的坑位费从10万到13.5万不等,其中一家还给出了杨坤销售额20%的佣金。

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满心期待的直播带来的并不是销售奇迹,而是惨烈的“翻车现场”。

有商家称收回坑位费需要卖出3500单,**后只卖出了180单3万多元;99元一盒的面膜销售了1.8万元,但退款近4000元;有的商品虽然直播时下单情况很好,但**后出现了90%退款的情况。其中一个商家花了12万元的坑位费,当天总销量120万元,没想到仅过一天就大量退款110多万元,实际销售额只有4万元。

商家意识到杨坤的直播间中可能存在“**”行为,联合起来建立了“杨坤直播被坑商家”维权**。对于商家的损失,运营总监表示可以“补播”就“补播”,但是无法退款。

**后商家选择报警,但民警表示即便有证据表明杨坤直播靠**来冲量,也只能说是“以次充好”,不算“**”,只能算民事纠纷,因此建议走法律途径,警方不予立案。

吴晓波:860万人观看只卖出15罐奶粉

2020年6月29日晚,吴晓波在**开启直播“新国货首发”专场。根据此后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当晚5小时的直播吸引了860万人次观看,带货销量3.4万件,GMV近2400万元。

但事后有参与的商家表示:“我们付了60万元坑位费,实际成交5万元都不到。真是令人大跌眼镜。”另一家乳业公司则表示在吴晓波的直播上只售出15罐奶粉。

事件**光后,吴晓波发表了题为《十五罐》的反省文章。

汪涵:开播费10万,退货率76%

2020年11月6日,银河众星直播机构旗下艺人汪涵举办“顺德专场直播”。有参加活动的商户在直播后**发表质疑,称开播费10万,当天成交1323台,退款1012台,退款率76.4%,ROI仅为0.3,“更令人气愤的是直播进行中出现大批多台退款单的**行为,导致我店铺收到**的虚假交易警告。”

11月12日,汪涵签约的直播机构上海银河众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该司从未有任何虚构数据或购买流量的行为,“合理怀疑是第三方以**为手段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李湘:5分钟带货费80万一件都没卖出去

2020年4月,某商家请李湘直播卖貂毛衣,该商品原价8313,折后价是4988,李湘直播间的价格再减800元,结果一件也没有卖出去。商家只能出来哭诉:请她5分钟,花了80万的坑位费打水漂了。

“广东雨神”+王晶:花8万仅售出6瓶护肤品

2020年7月,某护肤品公司与经纪公司签订《推广合作协议》,载明“鉴于乙方拟在某**与广东雨神和导演王晶举办活动,甲方有意委托乙方通过指定活动推广甲方指定的商品”,指定的商品名称为某氨基酸洁颜蜜,推广服务费为(含税)82820元。

直播当晚,网络科技公司安排主播“广东雨神”进行直播推广活动。该护肤产品的推广时段开始时间为当晚凌晨00:07左右。期间协议约定的导演王晶并未出镜,产品**终的销售额仅为6瓶共计800余元。

事后护肤品公司将经纪公司诉至**,请求经纪公司赔偿相应损失等各项费用共计9.7万余元。

**审理认为,原告产品销售时段被安排在凌晨,且直播过程中王晶始终未出镜,被告未完全按照协议约定履行义务,履约行为存在瑕疵,构成违约。综合本案实际情况,**酌定被告经纪公司应向原告赔偿服务费损失2.5万元以及其他各项诉讼费用共计3.5万余元。

(原标题《花51万请陈小春和网红直播带货仅卖5000元,**:退41万》)

上一篇:风雪我在岗|一*人守护一座山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肇庆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