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俩前员工“搭伙”创业,公司要IPO了,其中一个竟突然离去……

2021-12-29 02:28:50 文章来源:网络

又一家亏损企业踏上了IPO之路。

近日,上交所官网显示,星环信息科技(上海)**份有限公司(下称“星环科技”)递交了申报稿,计划申请在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及主承销商为中金公司。

本次申请上市,公司拟募集资金19.61亿元,投入到大数据与云基础**建设项目、分布式关系型数据库建设项目、数据开发与智能分析工具**研发项目等的建设。

IPO日报注意到,星环科技在报告期内的**有所增长,但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即便如此,公司仍颇受资本方的青睐,2018年至今引入了多位外部投资者,“身价”不断上**。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创始人IPO前夕离职

2013年,孙元浩、范晶等共同设立了星环有限(公司的前身),其中自然人范晶的**份实际上是代范磊所持有(设立之时,范晶以300万元认缴了30%的注册资本)。

据了解,2013 年初,孙元浩与范磊两人协商共同创办星环有限,因范磊彼时仍任职于英特尔且英特尔关于员工对外投资及**情况报备程序过于繁冗,为尽快成立公司开展业务经营,范磊指定了范晶代为出资并持有公司的**权。2015年,前述**权代持关系解除。

双方的“缘分”或早已开始。

根据**资料,除了范磊曾任职于英特尔外,孙元浩也“出身”于英特尔,具体是自2003年7月至2013年5月曾任英特尔数据中心**部亚太区CTO。除了孙元浩跟范磊以外,公司目前的董事、副总裁吕程、朱珺辰,监事、副总裁刘汪根等人,均有过在英特尔就职的工作经历。

截至目前,星环科技的控****东及实际控制人系孙元浩。

另外,孙元浩还与范磊、吕程、佘晖及赞星投资中心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确认自2019年1月起,范磊等将作为孙元浩的一致行动人。截至招**书签署日,孙元浩直接持有星环科技12.32%的**份,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赞星投资中心持有8.3167%的**份;孙元浩之一致行动人范磊、吕程、佘晖分别持**6.7%、1.68%、0.96%。因此,孙元浩合计控制公司29.97%**份。

在公司人员变动方面,引起IPO日报关注的是一位创始人的突然离职。

据披露,范磊在本次发行前持有606.86万****份,占公司总**本的6.7 %。作为星环科技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之一,范磊曾担任公司员工和董事职位。不过,其从2020年11月起突然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随后在2021年5月从公司离职。

那么,身为联合创始人的范磊,为何选择在公司IPO前夕的关键时刻离开?

还需指出的是,虽然范磊已离职,但其并未转让自身的**份,目前仍系星环科技的大**东和公司实控人孙元浩的一致行动人。

业绩亏损

**信息显示,星环科技是一家大数据基础**开发商,围绕数据的集成、存储、治理、建 模、分析、挖掘和流通等数据全生命周期提供基础**及服务。

公司主要提供**括**产品与技术服务(主要销售公司****并提供相关配套技术服务);应用与解决方案(提供大数据存储、处理以及分析等相关场景下的咨询、数据治理、定制开发等解决方案);软**一体产品及服务(系大数据一体机**件等**件产品销售,配套销售公司相关**产品或服务)等。

根据申报稿,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星环科技实现营业**1.13亿元、1.74亿元、2.6亿元、8255.6万元,其中**产品与技术服务在报告期内给公司贡献了75%以上的主营业务**。

另一边,公司近年来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报告期内,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39亿元、-2.11亿元、-1.84亿元、-1.48亿元,三年半的时间累计亏损了6.83亿元;截至2021年6月末,星环科技的累计未弥补亏损为3.2亿元。

记者翻阅**报后发现,星环科技的亏损,与其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增长的增加不无关系。

据披露,公司的销售费用由2018年的9018.96万元上升至2020年的1.55亿元,且2021年上半年的销售费用率达到106.76%;与此同时,星环科技在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分别为7568.18万元、1.09亿元、1.09亿元、5907.79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66.89%、62.66%、42.11%、71.56%。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公司预计未弥补亏损将继续扩大,并将面临未来一定期间无法盈利或无法进行利润分配的风险。”星环科技说。

受上述因素等的影响,公司在报告期内的经营**现金流也持续为负。

2018 年至2020年及2021年1-6月,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43亿元、-2.01亿元、-1.91亿元、-1.69亿元。

“隐形”的对赌

公司在报告期内开展了多次的**权转让和增资事宜,以此引入了数位外部投资者。

例如,2019年4月,TCL以500万元认缴了公司新增注册资本11.34万元;2020年11月,晶凯艺赢、厦门新鼎、中金澔晨等机构通过受让**权方式入**了公司;同年12月,星环有限整体变更为**份有限公司,国科瑞华、青岛新鼎、创业接力等在其**改完成的当月便通过增资入**,经IPO日报**略计算,此次增资对应公司的投后估值约46亿元。

IPO日报还注意到,在引入外部**东时,星环科技曾签订了对赌协议。

2020年12月,公司及孙元浩、范磊、吕程等创始**东曾与三峡金石、产业基金、长江合志等多位外部投资者签订了对赌协议,就相关投资人**东特殊权利条款的情形进行了约定;2021年6月,各方签署了终止协议,表示此前约定的对赌条款等特殊权利条款于本次发行上市申请获得受理之日起终止。

不过,各方还与同一时间签订了终止协议的补充协议,约定若发生公司的上市申请被否决、公司自行撤回申报材料、自本次上市申报获得正式受理之日起十八个月内未收到批准、未在批文的有效期内完成****的发行并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等情形时,则前述投资人**东的回购权**执行。

也就是说,若星环科技此次IPO不成,则彼时的对赌协议将“**灰复燃”。

申报稿指出,对赌协议将在星环科技IPO未能成行后**执行,并由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云友投资承担相关责任,但也特别强调了星环科技不再作为被**执行的回购权项下的责任方承担各项相关义务及责任。

“发行人不作为该等可**回购权项下的义务承担主体或回购权相关机制触发后潜在不利后果的承担方;不存在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的约定;不与发行人市值挂钩;不存在严重影响发行人持续经营能力或者其他严重影响投资者权益的情形。”星环科技表示。

来源:国际金融报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三十年来我国的人口年均增长率长期处于历史低位,近十年间表现更为明显。原本享受高出生率下的人口**行业,如3C电子、物流、汽车制造等,都已在面临出生率长期低迷带来的“招不到工”难题。

与出生率低迷同步的则是移动机器人市场的快速增长,据**移动机器人产业联盟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移动机器人销量达41000台,市场规模达76.8亿元,同比增长24.4%。

从较微观的单个公司层面看,自主移动机器人MiR(Mobile Industrial Robots,以下简称MiR)**新**报显示其第三季度**为1300万**元,全球销售业绩同比增长40%。在之前2021年**季度**报中,MiR的增长速度达到55%。

如今在制造业中,移动机器人在实际生产中**主要的用途是搬运,按作业形式可分为分拣移动机器人、叉车式移动机器人、货物中转移动机器人、牵引式移动机器人、潜伏式移动机器人等,主要应用在汽车工业、3C电子、芯片制造、物流**装等行业。

在移动机器人**也存在两个非常明显的趋势。一个是AMR(Autonomous Mobile Robot,自主移动机器人)对AGV(Automated Guided Vehicle,自动导引车)的替代,AMR能更好解决外界干扰多及非固定线路场景任务,另一个则是行业内流传的“2021是复合机器人元年”。

更经济的AGV与更智能的AMR

直接对比AGV(Automated Guided Vehicle,自动导引车)和AMR(Autonomous Mobile Robot,自主移动机器人)两种技术。AGV智能化程度更低,是按照已有指令在固定线路上进行运输,不像AMR在线路上遇到障碍物时能灵活避障自主规划线路,AGV会停下来等待障碍物被移除,如果工厂内产线拥挤、通道狭窄就会遇到各种问题。

同时,AMR突破了AGV对于磁条、导轨、**码等外部基础设施的依赖。在对作业环境要求较高的工厂,磁条、导轨、**码都可能带来干扰。

而AMR的单价远高于AGV。目前的情况是AMR的全球销售额与AGV相差不大,但是销量上有较大差别。根据Interact Analysis的数据显示,2020年AGV销售额为12.684亿**元,占比53.8%,AMR销售额为10.903亿**元,占比46.2%。但AMR这两年增速较快,市场份额从2018年的29.9%增长到2020年的46.2%。

那么**AMR市场表现如何?根据**移动机器人产业联盟的预计,2020年度**市场新增工业应用移动机器人(AGV/AMR)41000台,较2019年增长25.7%,市场销售额76.8亿元,同比增长24.4%。其中,2020年国内市场AMR出货量大概在2800台左右,同比增长86%,市场规模约在5.6亿元。

Interact Analysis预测,AMR市场近五年持续保持两位数增长,并且预计到2022年,全球移动机器人中对AMR的需求、**和销量预计将超过AGV。

“2021是复合机器人元年”

2021年,复合机器人开始落地半导体、电力、大数据中心、金属加工等行业,业内人士由此流传着2021年是“复合机器人落地应用元年”的说法。

复合型机器人即集移动机器人和工业机器人两项功能为一身,如同拥有了人的腿(AGV)、手(机械臂)、眼(3D视觉)、脑(AI)。在工业领域,机械臂主要替代人类手臂进行物品取放,而自主移动机器人则是替代人类腿脚的行走功能,两者叠加可大幅延展机器人的功能与可用场景。

也就是在某种程度上,复合机器人可以整合起多个动作,完成工厂中一个甚至几个成年**的工作量,提升工厂的自动化水平。

比如在半导体行业的晶圆盒运输。硅晶圆是微芯片的基础,是所有半导体不可或缺的基础材料,其**能从根本上决定了芯片的运行速度。而硅晶圆的生产环境要求极高,所有进入制造空间的人与设备均需要无菌无尘。

在这样要求严格的环境下,如果按照传统的人工完成晶圆运输和上下物料,这样的操作流程就存在着极大不稳定**,可能影响产线的制造效率,或者因为人员走动而造成对产品的污染。

而复合机器人即可解决无尘车间晶圆盒的运输和上下料自动化的问题。更具体而言,比如 MiR250 AMR搭配UR(Universal Robots,优傲机器人)10e机械臂,并配置晶圆盒运输载具模块,即可支持4寸、6寸、8寸、12寸晶圆盒,**多3盒12寸晶圆盒的运输和上下料工作。

MiR是自主移动机器人领域的厂商,对应处理不同的负重、速度的要求共有5款自主移动机器人,2013年成立于丹麦,2017年正式进入**市场。

在现场探访时,MiR的工作人员向澎湃**记者(www.thepaper.cn)介绍道,MiR250 AMR搭配MiR250 Hook即可完成各类推车的挂接、牵引、卸载工作,即可实现载重500公斤的推车在**进行自动化运输,而不需要任何人工参与。这样就可以满足产线物料种类多、需求节拍循环快、需求起始点多的情况,自动按时交付零部件,进而提升产线工人装配产品效率。

MiR250 Hook 可以通过**码或 AprilTag 找到并连接几乎所有类型推车

部署起来只需将**码或AprilTag贴在工作场所现有的推车或运输货架上,MiR250 Hook即可识别每个推车或运输货架。“许多公司、物流中心和**院都在使用不同的推车和运输货架,通过这一方案,可以轻松地对这些运输工具实现**运输自动化,并且易于管理、经济实惠。用户并不需要修改布局或购买新的推车,因为 MiRHook 可以通过**码或 AprilTag 找到并连接几乎所有类型的推车,”MiR 自主移动机器人**区销售总监张愉补充道。

**资料显示,这五款自主移动机器人采用基于3D视觉+激光雷达的SLAM导航技术,比如今年8月**新发布的载重量六百公斤和一千三百五十公斤的 MiR600 AMR及MiR1350 AMR。据MiR工作人员,这是目前市场上首批达到Ingress Protection52 (IP52)评级的工业机器人。IP52代表着两款产品达到的防护等级,能够防止灰尘及水滴进入,保护组件完好, 适用于极具挑战甚至恶劣的工业环境。

上一篇:均瑶健康总经理许彪退休,原光明乳业总裁朱航明接任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肇庆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