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丑闻与朴槿惠被赦叠加,韩国总统候选人尹锡悦支持率直降

2021-12-29 12:01:56 文章来源:网络

距离明年3月的韩国大选越来越近,韩国两大党候选人的支持率竞争也陷入胶着状态。

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 12月28日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李在明的支持率为41.1%,**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候选人尹锡悦的支持率为40.1%,这一数字与此前的民调结果相差甚远。

在11月中旬,尹锡悦还曾超过李在明近18个百分点,且在除40~49岁年龄层以外的所有年龄段中都居于优势。一个月后,双方支持率竟有如此反差,人气的不断下滑似乎也预示着尹锡悦正在丢失“领跑位置”。

这其中的影响因素,除了尹锡悦**子近日不断卷入的风波之外,还有围绕其个人的争议。此外,韩国政府于24日宣布赦免前总统朴槿惠一事,也进一步对其施以重压。

当地时间2021年12月28日,韩国首尔,李在明(右)和尹锡悦一同参加会议。澎湃影像 图

**子履历造假风波

“我在兼顾工作和学业的过程中犯下错误,曾为充实自己的履历而造假,这实属不该,如今回想起来感到十分羞愧,一切都是我的错。”尹锡悦宣布参选总统选举后,其**子金建希于本月26日首次亮相于**场合,但其出席记者会的原因,却是为自身的争议事件道歉。

当地时间2021年12月26日,韩国首尔,尹锡悦的**子金建希出席记者会,为自身的争议事件道歉。澎湃影像 图

金建希的履历造假争议实际发酵仅不过十多日,但却于近日在韩国掀起极大的风波。韩国YTN电视台12月14日报道称,金建希涉嫌在2007年及2013年申请大学教职时虚报个人经历和获奖成果。金建希在12月26日前都未对此争议做出具体解释,尹锡悦的态度也一度引起争议。

在报道发出后的第三天,尹锡悦在面对记者的相关提问咄咄逼人,称“招聘舞弊”是片面报道,希望媒体多加查证。在这一言论导致舆论迅速发酵后,当天下午,尹锡悦便再次毫无预告地前往国民力量党总部大楼的记者室对此事道歉。

这一事件引发了民众的不满,而检察官出身、曾被视为“公正”“正义”代名词的尹锡悦更是面临“人设崩塌”风险。《韩民族日报》报道指出,在该争议之后,中间层选民的支持正在逐渐从尹锡悦身上“脱离”,其以往形象已经开始动摇。在20日以后的多个民意调查中,尹锡悦的支持率均下降了5个百分点以上,Realmeter 22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超半数受访者表示尹锡悦对**子丑闻的道歉诚意不足。此外,该民调机构28日公布的调查结果中,就候选人家人丑闻是否会影响投**意向这一提问,更是有近70%的受访者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报道称,国民力量党曾就此事处于“较为乐观”的氛围,认为负面影响近可能停留在“有限水平”。但事件的余波却不止影响了尹锡悦个人,也间接造成国民力量党内的“内讧事件”,党首李俊锡与党内负责公共事务的赵秀珍因处理该争议的方式陷入矛盾,二人于21日接连辞去尹锡悦竞选团队的职务。这一事件引发的讨论还曾烧至尹锡悦,部分韩媒曾分析其未能发挥领导能力,间接致使事件扩大。

“希望国民能够消气,就算谴责自己也不要放弃支持丈夫,我再次向国民道歉。”在26日的记者会中,金建希说道,为“优秀的丈夫”因自己“陷入难堪”而感到痛苦。但《中央日报》报道也表示,金建希当场对自己虚报履历的细节只字未提,而是此后国民力量党选举团队为其发表了长达14页的解释报告。《韩民族日报》更是指出,该道歉想“**得同情”,但是否能平息争议仍是未知数。

尹锡悦身边的丑闻涉及的不止**子一人。就在12月23日,尹锡悦的岳母因为伪造存折余额证明获刑一年,而她此前也因违规设立疗****院、**取疗**保险金被判三年徒刑,后获得保释。

本月28日,在两家公民团体的检举之下,韩国警方称将对金建希简历造假一案进行调查。未来,该事件引发的事态是否会持续“滚雪球”,并影响大选格局,将值得关注。

当地时间2021年7月20日,韩国首尔,被拘留的前总统朴槿惠坐轮椅进入首尔一家**院进行治疗。视觉** 图

朴槿惠被赦搅动大选

除个人因素不可避免地牵绊了尹锡悦的支持率之外,朴槿惠被宣布特赦一事也对大选格局产生了微妙影响。据《韩国时报》报道,朴槿惠以往获得了大邱和国民力量党**大据点庆尚北道选民的支持,目前在这些区域仍有一定的影响力。在此背景之下,曾担任“亲信干政”案检察组长、“亲手”将朴槿惠送入监狱的尹锡悦则陷入了两难境地。

《韩国先驱报》报道指出,因此前尹锡悦和朴槿惠之间的一系列事件,朴的赦免可能会影响其支持者对于国民力量党的观感。考虑到朴槿惠的影响力,国民力量党将面临是否应与朴槿惠做出“和解姿态”以“拥抱”后者支持者的抉择。

尹锡悦也曾于上月接受韩联社采访时称,在执政初期将推进赦免朴槿惠和李明**两位前总统,并在朴槿惠被宣布特赦时表示了欢迎,但他并未提及是否欢迎朴槿惠入党。国民力量党的前身之一就是朴槿惠当时所在的新世界党,均属保守派阵营。

但另一方面,因部分选民对朴槿惠仍存负面印象,多数社会团体也在她被特赦后抗议反对,此前致力于重塑形象及拉拢中间派选民的国民力量党若是因与朴槿惠“走近”而失去中间选民的支持,则不免陷入另一层困境。

文在寅和尹锡悦。澎湃影像 资料图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青瓦台相关人员否认了韩国总统文在寅赦免朴槿惠是“出于政治目的”的说法,并称确信政府没有基于大选背景考虑此事,但宣布特赦朴槿惠确实对执政党共同民主党产生了一定作用。

《京乡**》援引Realmeter于本月19日到24日进行的民调指出,以日为基准分析,在决定赦免朴槿惠的当天,受访者对于文在寅政府的肯定评价达到了调查期间的**高值即43.1%。而在针对下届总统候选人的调查中,李在明于20日到22日的支持率均低于尹锡悦,但却在24日领先尹近6.4个百分点。此外,民调结果显示,大邱、庆尚北道地区对于文在寅政府及李在明的支持率上升现象尤为明显,且50岁以上选民的上升幅度在全年龄层中提升得**快。

报道援引分析人士的话称,尽管赦免朴槿惠可能会对国民力量党产生一定的负担,但未来将呈何种趋势仍无法定论。Realmeter首席专家裴哲浩(音译)预测,赦免朴的决定看似目前对执政党产生了一定有利因素,但预计于本月底出版的朴槿惠狱中书信集可能再次对支持率带来影响。他指出,对于赦免朴槿惠的决定,不仅在执政党、在野党间存在矛盾,在各阵营**也存在争端的复杂问题。

而韩国社会舆论研究所(KSOI)所长李姜允(音译)也强调,对于共同民主党,不能排除参加“烛光集会”(韩国民众反对朴槿惠的游行示威活动)的市民对于此提出质疑的可能**;而在野党党内因此事而陷入的混乱,也可能对尹锡悦的参选活动造成一定影响。

但李姜允强调,这一问题不会成为主要影响因素,对于明年3月9日举行的韩国大选来说,选民一直以来所关注的房地产问题及新冠疫情应对方针仍是选举焦点。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孙伶俐):2021年即将过去。这一年,处在动荡变革之中的世界,在持续反复的新冠肺炎疫情中艰难前行。

2021年5月,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和以色列之间暴发了持续11天的大规模冲突,造成大量人员伤亡。记者当时曾前往采访了冲突地带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民众。这场冲突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年多,加沙地带的重建工作进展如何,无家可归的巴勒斯坦民众如今境况如何?加沙边境的以色列民众是否已经**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12月,尽管巴以冲突的硝**已经散去,但加沙地带依然到处都是战争的痕迹和影响。在5月的冲突中,以军对加沙地带进行了持续轰**。

当时,**括半岛电视台和**联社等媒体机构所在的一栋国际媒体大楼被**毁。许多媒体工作者虽然提前撤出大楼,但眼睁睁看见自己工作的地方被夷为平地。半岛电视台在加沙的负责人韦尔·达杜告诉记者,半岛电视台为了维持运转,克服了很多困难,现在依然有设备和资金缺口,还需要能容纳多个部门的办公总部。但加沙重建进程缓慢,他对此非常失望。韦尔•达杜说:“在办公楼被**后,半岛台仍旧继续工作,**括持续报道战争的情况。到目前为止,我们仍然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半岛台损失了很多设备。我们目前临时在哈吉大楼租用了办公室,同时在加沙城中心塔巴大楼里重新建立了办公地点,离之前被**的国际媒体大楼不远。我们对重建的进度很失望,重建极为缓慢拖延。到目前为止,没有人通知我们国际媒体大楼什么时候重建。一开始所有人,**括楼主、记者都抱有很大希望,以为重建很快会开始。当时,有很多会议和讨论,但不幸的是,没有任何进展。”

半岛电视台在加沙的负责人韦尔·达杜在临时办公室里工作

加沙市中心一栋大楼被**后摇摇欲坠

33岁的律师阿塔拉的家原本在被**毁的国际媒体大楼里。他说,大楼被**后,楼里的住户要么到外面租房住要么住在亲戚家中,生活非常不方便。很多人对大楼被**至今心有余悸,而对于何时能重建大楼,他感到希望渺茫。阿塔拉说:“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大楼被**时,我们什么都没来得及带出来,钱、重要证件还有其他生活用品,什么都没带出来。我们需要住处,需要租金,需要很多东西。到目前为止,很多人仍然对**楼的事很震惊,不能接受。现在的居住条件肯定是不如以前自己家里,孩子们也失去很多东西,书本和学习资料,到目前为止,我们也没把书本全都备齐。此前几次冲突中被摧毁的房屋到现在都还没建好,**近这次,希望就更渺茫了。”

加沙居民在空地上准备重建房屋

加沙的重建进展缓慢,而在以色列边境城市的生活已回归正轨。距离加沙边境只有900米的以色列黑箭纪念公园在冲突期间被关闭,而现在不少以色列民众在公园聚会、游玩,有人在烧烤庆祝生日,有人在喝咖啡聊天,似乎已经忘了近在咫尺的铁丝网。22岁的**孩沙**诗告诉记者,她希望和平的生活能一直维持下去。沙**诗说:“今天是周六,休息日,我们决定来这里喝喝咖啡,欣赏**丽的风景,开心地玩玩。我希望我们能到这里旅行,做些寻常的事情,而不是看这些(加沙边境的)围栏。”

以色列民众在加沙边境附近公园举行生日烧烤会

68岁的纳瓦罗是一家公司的经理,他和**子住在以色列南部边境的玛法西姆集体农庄。天气晴好的时候,从他们家的院子里就能看到远处的加沙。巴以冲突期间,他们一直呆在家中,每当听到火箭弹袭来的警报声他们就赶紧到避弹室躲避。随着加沙边境**平静,他们的生活也**如常。在他看来,冲突虽然可能卷土重来,但眼下,生活平静**好。纳瓦罗说:“在巴以冲突期间,我们不得不在家呆了两周,因为政府要求我们除非有紧急情况,不要离开家。现在冲突结束了,我们已经重新开始工作,一切**了正常,像平时一样,不再有什么问题。当然,你听到****声时会感到害怕,但这就是我们这个**的情况,有很多战争,从没有和平,这就是现实,我不认为战争结束了。但现在一切正常,生活平静**好,我喜欢这种感觉。”

纳瓦罗夫**在自家院子里能看到远处的加沙

冲突结束后,加沙边境还保留有训练使用的以军坦克

在5月巴以冲突期间,派尔曾经临时担任玛法西姆集体农庄的发言人,现在他已经重新做回了此前英语教师的工作。他说,虽然这一轮冲突结束了,但是加沙人民却面临生存困境,而近期在耶路撒冷发生的几起持刀袭击事件也令人担忧。他希望以巴双方能用外交手段解决冲突。而对于未来的**和平,他保持谨慎乐观。派尔说:“冲突依然存在,双方都对彼此提出了很多要求。目前局势依然很紧张,我们知道在耶路撒冷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引起新的冲突,就像上次一样。我认为每个人都能理解只有用外交方式才能解决冲突。我作为这个距离加沙非常近的集体农庄的一名成员,我希望加沙人民能过上正常的生活,解决水的问题、健康问题、经济问题等,现在很多人失业,只有很少的加沙人能来以色列工作,加沙经济面临困境,我希望这些问题都能解决,因为问题存在的时间越长,双方之间的局势就会越紧张。”

大卫身后几公里外就是加沙

2021年5月的那轮冲突是在5月21日按下暂停键的,但硝**散去并不意味着和平可期。无论是巴勒斯坦人还是以色列人,他们都不知道这次停火能维持多**,普遍期盼的**和平何时才能到来。

巴以双方今年5月在加沙地带的这轮冲突是2014年以来规模**大的一次,给加沙带来了深重的人道主义灾难,目前加沙的重建进程依旧缓慢,困难重重。**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牛新春指出,加沙重建的两大难点在于资金和物资运输:“有两个关键问题。**个是能筹到钱,第二个是筹到钱之后买了东西,这些东西要能够进到加沙。这两个现在都有挑战,**个如何在国际上筹到钱,可能需要国际社会,特别是国际社会主要的一些相关**,来积极地捐一些钱。

但是更困难的就是对加沙来说,筹到钱,买了东西之后这些东西怎么能进去?加沙(地区)是被以色列整个**围和封锁的。加沙的西面对着地中海,东面以色列修了很高的隔离墙。要进入加沙,必须通过以色列设立的关卡。这个关卡以色列卡得很严,以前进任何东西,都要得到以色列的允许和检查。其中2014年那次加沙危机之后,国际社会捐了很多钱,但是**后都没有落实,就是(因为)把这些东西运到加沙太困难了。”

多年来,巴以之间的关系陷入“冲突-停火-再冲突”的“**”循环,牛新春认为,这背后的根本原因是巴勒斯坦问题长期未能得到公正解决。这一问题不解决,未来加沙冲突仍不可避免。牛新春说:“它的根本原因就是加沙人民和巴勒斯坦人民没有出路。现在整个巴勒斯坦人居住的地区大概有500多万人,这500多万人从1948年以来一直要建立自己的**,但是建立自己的**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所以他(们)没有出路,他(们)就得找到跟以色列对抗的手段。如果说不能够真正解决巴勒斯坦建国的问题,未来的加沙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巴勒斯坦问题一定要再重新回到两国方案的路上来。只有通过两国方案解决了巴勒斯坦建国的问题,那么加沙问题才能**终得到彻底的解决。”

来源:国际在线

上一篇:韩执政党与开放民主党合并,组建执政联合阵营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肇庆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